木九十对话先锋音乐人Luka

author
0 minutes, 4 seconds Read

LUKA,先锋音乐制作人。2013年开始游走于世界各地,他曾花四年时间走访了中国少数民族最多的省份——云南,将自身完全置身于原始但又天赐富足的山川之间,重回自然而然的生活,让他不禁思索自然、民族、音乐对于人类到底意味着什么。这段经历于LUKA而言,是时间轴上的重要一笔,让他更加坚定了民族在其未来音乐创作中的分量。

本次由探索东方文化与先锋艺术结合的眼镜品牌木九十,与Luka开展一场围绕民族音乐与电子相结合的可能性的对话,让我们来看看他们具体都聊到了什么,在他的音乐世界里,你会感受到「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民族与电子的结合是我音乐的起点。真实融入过少数民族当地生活,不断收集各类手工的、精致的,简约的,未成型的、独创的、异形的传统乐器,LUKA从它们身上,更多看到了传统与当代流行音乐结合的可能性。他开始积极吸取原始的表演形式,予以更加先锋激进的表达。

 

木九十:你是怎么接触到民族音乐的?

LUKA:第一次听到迪吉里杜管、深深被它的造型和奇特声音吸引是发生在旺角的街头。当时有一位来自来阿根廷的旅行音乐家在路边演奏,那直击心灵的声音,就像一种对灵魂的呼唤,至今仍令我难忘。后来因为一场意外,我摔伤了腿,在家休养期间,朋友送给我一根迪吉里杜管,那段时间没法出门,练习吹管就成为我每天必备的娱乐项目。它给予我心灵上很大的满足,也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开始去思考声音与波频的共振,与人类身体和精神之间的关系。康复以后,我选择在中国少数民族文化最浓厚的省份——云南,展开一场音乐旅程。

 

木九十:怎么想到将民族乐与电子乐融合进而创作自己的作品?

LUKA:声音是由物体振动产生的声波,它会通过空气传入我们的耳朵,传送至脑神经,被我们的听觉器官所感知。在世界民族音乐里面其实存在许多不常被听到的声音,我想去探寻它,捕捉它,创造它,于是我逐渐开始尝试以民族乐为主旋律,搭配上恰到好处的鼓点、电子音效,碰撞出更新型的电子音乐。这块其实也需要更多年轻的音乐制作人加入,还有更多未知有趣的领域等待被探索。

 

木九十:在你音乐创作这条路上,有什么非常具有冲击力或者特别的经历吗,分享一下。

LUKA:在丽江旅居时期,朋友带我去到他的老家山里,拜访了一位纳西族婆婆,婆婆在家中给我演奏了口弦和纳西古语的传统唱颂。婆婆说,口弦她只会弹奏两个音符,但她们有个三十人的民族乐队,每人会弹奏两个音符就可以联合完成一首完整动听的曲子。这让我领悟到,技术虽有高低,但音乐本身就不是一场比赛,百花齐放,海纳百川,音乐,就是要和大家一起玩。

 

木九十:将民族乐和电子乐结合来推广传统民族音乐是一条全新且艰巨的道路,你如何定位自己这个传播者的角色?

LUKA:起初做音乐,我最先接触到的乐器是迪吉里杜管,后面逐渐认识成千上百种不同的奇奇怪怪的民族乐器,结交不同文化民族背景下的朋友,走进与了解各个民族的文化传承。比如蒙古的朋友会呼麦,会马头琴,云南的朋友有自己的民族歌曲、乐器,我开始思考自己的成长背景,想要寻找一些属于我的根源。追溯到祖辈与父母辈,粤曲粤剧对于他们一生都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到我这一代,粤语流行曲、Disco占据着我的成长过程。在领悟到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很多,但凭个人己力并非能完成的很好时,我开始将从个人音乐制作逐渐发展成了组建The Mansion 谜楼乐队,和成员们一起去完成对音乐的设想。

 

木九十:那你如何去看待当代的流行乐?

LUKA:每个年代都有属于每个年代的流行,而某些音乐能在那个年代流行的原因,是因为能服务于大众的审美和需求。我们高速走进人工智能的时代,大家有更便利和舒适的生活,但也拥有更少属于自己的时间和耐性,所以当代流行音乐也逐渐成为一种快餐式消费品。但是无论时代怎么变迁,艺术离不开真实,真诚才可以打动人。

(木九十眼镜MJ102SK503)

 

Similar Posts